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吴敬琏-重型化快跑将使中国遭遇能源危机

2018-12-07 23:40:41
吴敬琏:重型化快跑将使中国遭遇能源危机 经济学家吴敬琏也紧急呼吁,“重型化”的快跑将使中国遭遇能源危机。因为,在他看来,连中小企业一枝独秀的浙江省都走上了“重型化”道路。原因就在于,“重型化”对GDP的拉动力更强。但却忽视了更加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经济结构、居民就业、职工收入提高、能源利用、环境保护产生的影响 据媒体报道,在近日东方证券主办的“全球资产配置和中国的逻辑”2013年高峰资本论坛上,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林毅夫表示,中国经济还有20年的时间可以维持每年增长8%的潜力,今年实现7%-8%的经济增长目标没有问题。 说实话,对这样的预测结果,我们一点儿也不表示怀疑。因为,按照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的态势,实现8%这样的增长目标,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儿。要知道,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一些经济学家曾经预言,中国经济将有可能进入低谷,经济增长率也将出现明显回落。 实际结果,中国经济不仅没有进入低谷,反而出现了新一轮的快速增长,连续十多年经济增长速度都维持在两位数左右。即便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的这几年,经济增长率也都在8%左右。特别是2009-2011年,更是分别达到8.7%、10.3%和9.2%,全部高于8%。 问题在于,到了2012年,就迅速下滑到7.8%了。原因就在于,前3年的增长,主要源于4万亿元投资的拉动作用。也就是说,在出口严重受阻、消费严重不振的情况下,是4万亿元投资扮演了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角。如果没有4万亿元投资政策的拉动,在如此严峻的经济形势面前,是不可能维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的。 相反,2012年和2013年的中国经济,在4万亿元投资拉动政策已经逐步失去功力、且负面影响不断显现的情况下,也就出现了明显下滑的现象。 也许有人会说,在整合世界经济都处于严重低迷的状态下,中国经济出现下滑也是很正常的现象。这一点,我们并不否认。问题的关键不在世界经济出现下滑,而在于前3年中国经济增长并不正常。 如果承认世界经济严重低迷这个事实,中国经济从2009年起就应当与世界经济同步,也出现慢慢下滑的现象。问题就出在,我们太过强调眼前的利益,太过注重中国经济独善其身了,以至于在没有对世界经济形势发展作出准确研判的情况下,就出台了4万亿元投资刺激政策。短期效应是产生了,长期影响也留下了。这就是我们对林毅夫教授提出的未来20年中国经济仍可维持8%增长率表示怀疑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林教授的这一预测结论,并不是盲目作出的。因为,在此前的许多场合,林教授已经反复强调,未来20年,中国仍具备高投资的条件,仍然可以通过重型化发展经济。也就是说,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和潜力仍然是高投资。 如此一来,中国经济也就要继续走在投资为主要拉动力的轨道上。那么,在实现8%经济增长目标的同时,有可能要继续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积累隐患与风险、矛盾和问题。因为,迄今为止,4万亿元投资留下的隐患尚没有完全排除、风险没有解除。特别是产能过剩、非生产性投资过度、政府债务集聚的问题,也有可能在继续坚持高投资下,得到进一步的积聚与积累。一旦中国经济没有这方面的承受能力了,全部风险也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 对此,经济学家吴敬琏也紧急呼吁,“重型化”的快跑将使中国遭遇能源危机。因为,在他看来,连中小企业一枝独秀的浙江省都走上了“重型化”道路。原因就在于,“重型化”对GDP的拉动力更强。但却忽视了更加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经济结构、居民就业、职工收入提高、能源利用、环境保护产生的影响。 事实上,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离开投资是万万不能的,也是不现实的,前提是,依靠怎样的投资,谁来投资,投资的效率和水平如何,是否有足够的消费市场做支撑,出口环境是否可以得到改善。如果缺少这些方面的条件和要素,缺乏对投资和消费、出口的有效衔接,投资对经济的拉动越强,留下的隐患和风险也会越多。 显然,决策层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从新的一届政府成立以来的情况看,虽然没有忽视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但更多的还是强调经济结构调整与优化,强调投资的结构合理,强调以改革创造新的红利,而不是单一的投资拉动。 如果消费、出口以及经济结构调整等方面的潜力也能够得到充分挖掘,投资的结果也能从过度强调城市建设等非生产性投资转向以生产性投资为主,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就将得到限度地发挥,8%的经济增长率也就具有更强的内涵与意义。否则,即便能够实现8%的经济增长率,其效率与水平也是很低的,产生的风险隐患也是极大的。 真空熔炼炉价格
金属声屏障
货物升降机厂家
全自动包子机价格
Protechnic风扇
韩版围裙
小儿干咳怎么办
小孩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宝宝有点咳嗽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